« 返回前頁列印

2015年10月8日

文人經略 何文俊

黃金右腳疑跪低 儲局成無腳雀仔

放大圖片
「我聽人講,呢個世界有種雀仔係冇腳嘅,佢只可以一直咁飛呀飛,飛到攰嗰陣就喺風入面瞓覺;呢種雀仔一世只可以落地一次,嗰次就係佢死嘅時候。」阿飛哥哥悄然落地雖已十餘載,但每念及冇腳雀仔落地,始終難以釋然。上周美國最新非農就業數據一出,市場揣測耶倫姥姥由鷹轉鴿,大開香檳。不過鷹好鴿好,終歸是雀,一旦冇腳,如何落地? 是什麼腳?作為女掌門,姥姥當然只有兩隻腳而不是三隻腳──不要想歪,說的是聯儲局dual mandate下的「最大就業」腳和「物價穩定」腳。有媒體認為,9月議息聲明為聯儲局的任務多添「國際形勢發展」一腳,不盡然也;由始至終,姥姥及裙下眾臣所關注的,不過是國際形勢發展,對美國兩腳有何溢出效應 ...

(節錄)全文共1796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