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5年8月1日

故事從家開始 李維榕博士

最後的樂章

放大圖片
今年回多倫多,我有一個任務,就是趕到醫院去探病。 我們三個人,肖天、文文和我,是一個奇怪的組合。肖天的妻子突然發現癌病末期,一下子就進入善終服務。肖天已經80歲,自己也在與癌症對抗。本來是妻子在照顧他,現在突然換轉了角色,讓他手足無措。文文是他多年的老朋友,對他愛護有加,她是個觀察入微的女人;但是容易情緒化,處理事情,有時比當事人還急。我則是個出名糊塗的人,丈夫去世後,才知道原來世上有交電費、交水費這一回事。 而我們有個共同目的,就是協助肖天把財務處理清楚!只是誰也不知道從何做起。肖天說我們三人是戲劇性的組合,文文卻說我們像三儍。 善終醫院住着的,都是等死的病人,枯竭的身體,無神的眼睛,每天都 ...

(節錄)全文共185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