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5年7月11日

奇妙恩典 陳慧忠醫生

我病了,你們看顧我(二)

除了醫生的專業意見和治療之外,在病榻上最窩心又並行不悖的,未必是靈方妙藥或是奇能異士,反而是真摯無言的關心同行。在骨髓移植的幽禁過程中,當時連最親密的妻兒也不能隨時隨地待在身旁,記得其時最渴望的,就是張開眼睛就可以見得到太太。在迷糊昏睡之間,只要知道親人在左在右的守護,心中就是安慰平靜。精神不錯的時候,朋友的問候關心,知悉他們的代禱,也是非常受用,因為知道自己並非孤身上路而是有着一大群的朋友弟兄姊妹在精神上不離不棄。 誰是天使? 在病榻上許多的無可奈何,其實的確需要實質的援手。當時自己在抗癌藥物的摧殘下變得不似人形,體力衰退得難以想像。一些基本的體力活動,好像上洗手間沐浴一日三餐吃藥之類的瑣事 ...

(節錄)全文共85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