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5年6月29日

察顏觀色 黃傑瑜

糖衣下的奈良美智

放大圖片
妙恩:你會不會太天真了一點? 妙恩和衞理在亞洲協會參觀了「無常人生:奈良美智」展覽一個小時,從展覽館走出來。 衞理:天真?何解? 妙恩:你覺得我看到奈良可愛的作品會大叫一聲「卡娃兒」?你覺得相對你用腦看作品,我用眼睛看藝術,一定會被可愛的奈良美智作品打倒?然後你就可以大條道理地說奈良的作品有着更深的一面? 嗒到最後苦澀 衞理:我才不會這樣天真。不過,沒錯,「可愛」只是奈良美智的糖衣,這粒糖嗒到最後還是苦澀的。 妙恩:好一個「糖衣」,喜歡糖衣又如何?可愛的東西,試問誰人不喜歡呢?它們既純潔又天真,正是現實世界找不着,人們才在藝術品投射了自己的幻想及欲望。 衞理:沒錯,我還是期待你會對着畫作大叫一 ...

(節錄)全文共936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