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5年6月18日

康和健 顧小培

何痛之有?

由畢加索和朱銘,說到安地華荷。前兩人肯定是真材實料,後者可說是譁眾取寵。不過,話得說回來,安地華荷「本人」應該沒有譁眾取寵的意圖,只是他的遺產處理人為「安地華荷的名」、或為「他們自己的利」,在刻意地「做工夫」而已。 聽過一個笑話故事。有一位著名畫家擅長畫壽桃,其作品往往是很大尺寸的「中堂」,也就是懸掛在廳堂正中的大幅畫作。他畫的桃子,輪廓分明;更難得的是,他的筆法:能將桃子的樣子,很自然地勾畫出來。但他從來閉門作畫,不公開畫給他人看。有人想到,可能他有不肯宣之於人前的秘技;於是想盡辦法,最終竟有機會偷窺。一看之下,果然看到其中竅門。原來他畫桃子之前,先把自己的褲子脫掉,在屁股上加上顏色,然後一 ...

(節錄)全文共734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