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5年6月9日

琉璃火 徐詠璇

同學,我們

在大台上,維園以至金鐘,你只能激昂地做領導叫口號,最簡化最激最清晰,三五個字,叫萬人附和。 在小台,堅持不喊口號時,你方會聽到同學在侃侃而談自己對香港對中國對民主對政改對公義的看法,你才會聽到真實的一句:「我其實也迷惘。」 就是學生會會長馮敬恩的這點坦白、這點脆弱,叫我違背了多年承諾,缺席維園燭光。 香港,有十多萬大專學生吧?這刻,在港大的中山廣場,最多只有二千人。簡單的燭光默哀之後,兩句鐘堅持反思討論,沒有掌聲,沒有儀式。 同學是屏息靜氣在聆聽大家的呼吸吧? 「六四時你在哪兒?」身邊二十九歲的朋友低聲問我。 赫然發現,他們這輩,知道的或許只是屠城一刻。他們未感受到北京學生連續幾個月風起雲湧驚 ...

(節錄)全文共59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