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3年6月28日

戴耀廷 法治人

梁振英與馬丁路德金的超時空對話

特首梁振英指「和平佔中」不可能和平,也不可能不犯法。這種對公民抗命行動的指責或誤解,其實在幾十年前,美國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就都回應了。在1963年,馬丁路德金為了支持伯明罕市黑人的非暴力抗爭抗議種族隔離的法律,參與了未經批准的遊行示威而被捕。

在伯明罕市監獄中,他寫了一封信去回應當時白人教會領袖對他的行動的批評。那些白人教會領袖對馬丁路德金的批評與梁振英是同出一轍。這就是有名的《從伯明罕市監獄發出的信》,或許馬丁路德金也能超時空地回應梁振英對「和平佔中」的指控。

法律有公義和不公義

那些白人教會領袖批評馬丁路德金鼓吹別人畜意犯法。不少人對在香港以公民抗命去爭取民主普選也持有相同的保留,認為不應鼓吹別人犯法去達此目的。這也是梁振英說,「和平佔中」不可能不犯法。

馬丁路德金的回答是世上有兩種法律:公義的法律和不公義的法律。歧視人的法律就是不公義的法律,歧視人的法律扭曲了人性,讓一些人享有一些虛假的優越地位,讓另一些人虛假地處於卑下的地位。有一些法律表面看來是公義的,但因它是用來保護那些不公義的法律,那麼他們就變成不公義了。

規定遊行要取得批准的法律可能本身沒有問題,但當它是用來保護歧視人的法律,它也變為不公義了。他認為公民抗命並不是什麼新事物,在人類歷史中,實在有很多例子是人們透過公然地違背不公義的法律去爭取公義。

香港面對的景況也是差不多。長久以來,我們的選舉制度都是把人性扭曲了,某一些人基於某些困素如他的資產、職業或政治聯繫而享有高於其他人的政治權利,因此是不公義的。港人以公民抗命去爭取真普選,的確是會違反一些涉及公安的法律,如參與未經批准的集會或在公共地方做成阻礙,但目的就是要去實現一個公平公義的選舉制度。

他們所作的並不是一種無政府主義式的違法行動,而是有限度、有公義目的的不守法行動,所觸犯的就是那些保護着不公義的選舉制度的公安法律。因此,在香港進行公民抗命以爭取真普選,不單沒有違反法治,而更是要把香港從低階的「有法必依」的法治,帶向更高階「以法限權」和「以法達義」的法治。

馬丁路德金的回應是,這種指責就好像是說被打劫的人因有錢而導致打劫這惡行。他認為要一個人不去爭取自己的基本權利受保障,純因這行動會引來暴力或衝突,才是不道德的。

流血事件是誰引起?

這些白人教會領袖認為即使馬丁路德金聲言是和平,但最終還是會引發暴力的。在香港,這種對公民抗命的批評也是聽到不少。他們指責無論組織公民抗命的人如何地在事前要和平和非暴力,最後可能還是會被鎮壓,最終還是會以暴力甚至是流血收場。這也是梁振英說,「和平佔中」不可能和平。

以香港的情況看,進行公民抗命者都是強調他們是非暴力的,若他們的行動觸發防暴隊要用強大的武力去清場,甚或解放軍出動,引發如八九六四的流血事件,責不是在那些非暴力的追求公義者,而是在於那些為了要延續那不公義制度而決定使用不合乎公義的武力的政府官員。

馬丁路德金在信函中還回應了其他指責。白人教會領袖還批評馬丁路德金為何不給政府多一點時間去改革?為何不能多等一會兒?在香港,不是也有人說2017年達到一人一票選特首不已經是一個進步嗎?也有人會說香港主權回歸只十多年,西方國家的民主發展也要幾百年才發展得到,為什麼要那麼心急要一步到位,在2017年就要達到候選人沒有任何篩選、能符合國際標準的民主選舉呢?提名及參選方面是可以遲些才爭取,可以留待以後一步一步發展啊!

不會有人自願棄特權

馬丁路德金的回應是從人類歷史看,從來享有特權的人是不會自願放棄自己的特權的。「延遲太久的公義,就不是公義!」馬丁路德金指出黑人過去一直都被人用拖延的說法去叫他們忍耐長一點,但卻是等得太久了。

結果是不公義的對待沒有任何改變,「等一等」差不多就是「永不」的意思。現在已到了一個不能再忍下去的時候了。

就香港的情況來說,由上世紀八十年代有關八八直選開始、經歷過九十年代過渡期的爭議,至在2003年後有關○七○八普選被擱置,而連2012年的普選也不能達到,故其實港人在普選的路上已走了超過三十年,但還未到達普選的終點。

以香港在法律、教育、經濟和人民質素各方面的水平去看,香港其實是早已達到實行普選的要求了。現在有了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承諾會在2017年實行普選特首,若今次仍是達不到,還是對港人說要「循序漸進」,先讓有篩選候選人的制度實行起來,到遲一些再看情況是否也開放提名的限制,那實在是要港人再要等下去,那就如馬丁路德金所言,「永遠不會有真普選」差不太多了。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提供。中證100指數、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