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7年6月19日

THE LEX COLUMN

加高併購屏障 恐怕弊多利少

盜獵者很快就會變成獵場看守人。法國新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任職銀行家時處理過無數併購交易,不過現在他主張歐盟擴大封鎖此類交易的權力,以保障成員國的國家安全和具策略重要性企業。表面看來很有理據,但其實是個歐盟應該拒絕的壞主意。

歐洲各國本身已經有這種權力,而歐盟現有的併購相關規定主要針對損害競爭的交易。

然而,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在封鎖歐洲企業牽涉的爭議性交易上,做得比歐盟更多,例如CFIUS之前插手干預了荷蘭電子商飛利浦(Philips)和德國晶片設備製造商愛思強(Aixtron)的交易,儘管CFIUS的管轄範圍是美國的國家安全,並非歐洲。

卸責歐盟保形象

歐盟成員國,包括主張歐盟有更多封鎖併購權力的法國和意大利,有權自行檢討一些他們認為具策略重要性的行業的併購交易,例如國防、能源、電訊和公共衞生,各國也可以運用更多權力干預併購。

很多國家其實都想這樣做,包括將要脫歐的英國,但他們擔心會被視為抗拒海外直接投資,把責任推給歐盟可以保住形象。

不過,有些資產不是堵截併購就可以阻止外流的,例如知識產權。中國汽車業透過與外國企業聯營的方式強化自己的技術,而且很快就學會自己進行研發,就像以前日本和南韓一樣,內地手機及電訊設備生產商華為就是好例子。

此外,「策略重要性」並沒有非黑即白的定義,如果某些交易引起財政或社會影響的憂慮,政府可以用「策略重要性」為藉口予以阻止或者檢討。荷蘭雖然認同馬克龍的主張,但也要求更多保護本土企業的規例。

歐洲罕見敵意收購

如果買方覺得交易很可能因政治審查而被封鎖,他們提出的收購溢價也會比較低。最壞的情況是根本不提出收購建議,令營運不良的公司繼續錯配資本,這個情況也將會對社會造成長遠傷害。

一般來說,歐洲企業很少要面對敵意收購,他們本來就有很多問題令可能買家在行動前一再三思,例如公司監管委員會、活躍的工會、主要投資者(anchor investors)、雙類別股權架構(dual-class share structures)等等。監管機構在併購方面架起更多屏障既無必要,也不應該。

譯自:THE LEX COLUMN

版權所有:FINANCIAL TIMES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