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7年6月19日

J. Bradford DeLong 博集先機

美國通脹數字背後真相

2015年12月美國聯儲局啟動貨幣緊縮周期,把短期名義聯邦基金利率的目標範圍調高25個基點(0.25厘),當時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發布了一份中期預測,並預測了3件事。首先,公開市場委員會表示,2015年12月的利率增長將是在隨後一年內,合共5輪利率上升中的首輪,也是2017年9月之前9輪上升的第一輪;其次,聯邦基金利率將在2015年12月調高後的3個月內達到2.25厘至2.5厘;第三,聯儲局衡量通貨膨脹壓力的首選指標──核心個人消費支出價格指數,將實現每年1.9%的增長。

總的來說,公開市場委員會的預測還沒有得到證實,聯儲局確實在本月提高利率,也只屬9輪預期加息中的第4輪;此外,它認為在今年夏天之前必須進行9輪加息以確保通脹率低於其每年2%的目標,但預計在今年餘下時間和明年,通脹都將保持在每年1.5%的水平。

通脹壓力方面,聯儲局的預測似乎過分高估美國經濟的動力,即使聯儲局改變了進程(目前將聯邦基金利率較2015年12月的計劃調低1.5個百分點),通脹壓力仍然相對較弱。事實上,雖然緊縮政策逐漸鬆綁推動經濟增長,但通脹率仍然不及2013至2014年期間的高位,當時很多人還擔心聯儲局不能提供足夠的刺激政策。

我們可以就當前狀況得出3個結論。首先,現時疲軟的通脹前景表明,聯儲局的貨幣政策,以及與之相結合的財政政策未能為美國經濟提供足夠的刺激,正如2013年時一樣;不幸的是,公開市場委員會似乎不特別在意這種可能性,成員之一的明尼阿波利斯聯儲銀行總裁尼爾.卡什加里(Neel Kashkari),是唯一一個對此持相反意見的人,更呼籲聯儲局採取更多刺激政策。

委員會的盲目源於一個事實──它依賴其認為處於或超過「充分就業」的勞動力市場的評估,而非每月通脹資料。然而,「充分就業」是一個相當脆弱且不可靠的概念架構,早在20年前,經濟學家道格拉斯.斯塔格(Douglas Staiger)、詹姆斯.司徒克(James Stock)和馬克.沃森(Mark Watson)就表明,聯儲局決策者不應對「充分就業」的估計如此自信,但由於某種原因,聯儲局卻未有採納。

連續11年高估經濟動力

從目前情況得出的第二個結論是,聯儲局已連續11年高估美國經濟動力,初等數學要求一個可靠的預測,應至少在一半的時間內出現高估,另一半時間低估。如果每年的聯儲局預測都是由拋硬幣決定,意味着我們如今已經連續開出了11個正面,一個背面也沒有,出現這種情況的概率是1/2048。

聯儲局顯然需要深入研究其預測方法和決策流程,應該質疑當前的體系是否為聯儲局的技術官僚們附加了不可抗拒的激勵因素,高估通脹率;同時,應該確保其決策者將2%的年通脹率目標視為渴望達成的目標,而非避免觸及的上限。

結論是,過去兩年來還提供了更多資料來支持美國前財政部長拉里.薩默斯(Larry Summers)的深切懷疑,認為北方富國(Global North,此概念意指美國、加拿大、西歐、亞洲發達國家,以及澳洲、紐西蘭)的經濟已經陷入「長期停滯」狀態;而持反對意見者,例如哈佛大學的肯尼斯.羅格夫(Kenneth Rogoff)則告訴我們:所有這一切都會很快好起來的,金融海嘯過去8年後也不會有人再提起「長期停滯」這個詞。後者可能會是正確的,但這只限於聯儲局採取足夠激進姿態,執行其激勵政策的時候。

作者為美國財政部前助理副部長,現為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經濟學教授、國家經濟研究局研究員。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7.

www.project-syndicate.org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