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7年4月21日

朱悅 市場觀點

中美貿易「百日計劃」惹期待

中美元首在美國新政府就職以來首次會晤,「習特會」的最大成果之一,就是中美之間同意啟動一個經貿談判的「百日計劃」。對美方而言,中美磋商為訂立一個具體期限,有利特朗普總統尋求具體經濟政策措施,兌現其縮小美國貿易逆差,增加本土工作機會的競選宣言,同時尋求中方協助控制朝鮮半島的地緣政治風險。

逆差來自產業鏈分工

對中方而言,也需要與美國求同存異,減少爆發全面貿易戰的風險,並且擴大對亞太區經濟的影響力。通過分析中美貿易結構,我們認為「百日計劃」完全有可能推出務實的政策,有助縮小兩國貿易的不平衡性。

美國對中國2016年貿易逆差雖然高達約2507億美元(按中方統計),但就兩國貿易結構而言,合作性遠大於競爭性。美國最大的貿易逆差產品是手機電腦等電子零件、紡織品及家用電器等機電產品,佔了總逆差的50%以上。在美國的消費市場上,多為中國製造的美國品牌產品,逆差來自兩國在產業鏈上的自然分工。

因此,「百日計劃」在此類產業鏈下游相互合作的貿易方面,很難要求中方單方面做出重大政策讓步。中國可能面臨關稅和准入限制風險的行業,主要集中與美國國內產業直接競爭的產品,如金屬製品及部分機電產品。

可改善旅遊教育簽證

美國對中國最大的貿易順差產品是飛機、汽車、農產品以及服務貿易,合計對中國出口約800億美元。前三項的貿易政策有一定空間進行微調,例如中方可能增加對波音飛機和美國大豆的進口。

但「百日計劃」更為有力的潛在政策突破,在於擴大美國的服務貿易出口。而美國對中國最大的服務出口包括旅遊、教育、知識產權費、交運物流及金融服務。

我們期待「百日計劃」在這些產業政策上有所作為,如旅遊和教育簽證、互聯網企業的跨境購物、支付和配套服務,以及金融行業等方面,雙方均可大幅推進市場自由化和企業跨境投資的進程。

上述對中美貿易結構的分析,顯示中美兩國在製造業產業鏈上相互依存,很難大幅削減逆差;可以期待的突破方向在於服務貿易。

相比於布殊政府及奧巴馬政府,特朗普政府此次與中國元首會晤的時間遠早於歷史傳統(前兩次均為美國總統上任一年左右的時間)。

我們認為雖然中美局部貿易摩擦的風險猶存,但雙方及早溝通已經大幅降低了全面貿易戰的風險,並使雙邊經貿談判採取更務實的態度。如果「百日計劃」取得實質性進展,且歐美市場需求進一步恢復,中國上市企業的盈利將會進一步改善。

作者為貝萊德董事總經理兼中國股票投資主管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