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7年4月21日

卡夫卡 圈來圈去

讀書人家 董橋展珍藏

知名傳媒人及作家董橋2015年從《蘋果日報》社長一位退休後,便在半山書齋「舊時月色樓」潛心讀書練字。大宅四周掛着各式葫蘆,牆上各種書法字畫,廳中放滿古董、木器、文玩等,窗明几淨,一塵不染。他笑言,自小喜歡乾淨整齊,一亂就寫不出東西,他筆下的句子也是如此,一個多餘的字也不要。

香港政治形勢近年愈趨紛亂,訪問當天正值特首選舉前夕,以及風風火火的大型藝術周,踏進安靜的「舊時月色樓」,彷彿進入另一個時空,時間恍如凝定了一樣。在古畫文玩的包圍中,董橋風度翩翩地從書房走出。他的書齋放滿書畫古玩、朋友信札,以及大量古董洋書。這些珍藏現正在《讀書人家──董橋書房剪影》展覽(至4月29日,蘇富比藝術空間)中首度公開展出。

傳統文人

展覽分四個區域,當中最有掌故價值的,莫過於他與文藝界重要人物的書信來往,如金庸、白先勇、吳魯芹、林文月、楊絳、余光中、余英時、林海音、胡金銓、徐訏等,數量太多,要分批展出。他解釋:「我們這一代人,比我老一點的很多都不在了,這些信是重要的文獻,選一些出來讓人家看看也是好的。」

與他來往的多是南來文人,他們身上各有豐富的故事,與本土作家不太一樣,也保留傳統文人作風。「非常非常傳統,比如說林海音這些人,現在大概沒有了,很少很少,傳承自老民國到現在的這一批人物。」他慨嘆,那一輩人的名仕風流,後來者無以為繼,自己如身處時代的斷層之間,對此也感到惋惜。「從他們老一輩,到我,剛好一個轉彎。」因此在文章中,他常描寫昔日與各前輩交往的逸事,希望為後來者帶來更多啟示。

董橋生於印尼,父親雖然是商人,但也好文學,愛收藏,外號「雙燕廬主」,其書法作品也多見於當地華校商舖。「小後來到台灣念書,開始跟老一輩的人來往,他們家裏有很多字畫、文玩,那種薰陶影響是很大的。」在收藏上啟發他的前輩甚多,例如知名明式家具藏家及鑑賞家王世襄,「開一行給他看就能知道真假」的《大成》雜誌創辦人沈葦窗,雖然有那麼多前輩指導,買錯買假也是常有的事。「要犧牲那麼多時間才能慢慢知道怎樣的東西才好,老一輩的人就是看得多才很厲害。」

他1965年來香港工作,正值收藏家撈寶的好時機。「所有的字畫文玩都沒那麼貴,經常可以看到,線裝書也很多,也很便宜。」然而他當時工資不多,只能挑一些小的來買,後來才開始買大一些的作品。「那時中環雪廠街有一家集古齋,有很多古書字畫,都很便宜,齊白石、傅抱石什麼都有,主要可能是因為1966年文革開始,很多人在扔東西,一袋一袋運到香港來賣,所以機會比較多。但那時候人工很少,幾百塊薪水哪裏夠?」

從那時起,他也培養了以小和精為主的收藏品味,尤愛具賞玩意趣的東西。後來慢慢賣掉一些藏品,換來一些大畫,如今點點滴滴累積下來,每一件都是最愛,「捨不得賣。」當中的一些精品也會在這次展覽展出,此外更有余英時、啟功、梁實秋、胡適及沈尹默等送贈之書畫。

小即是美

他6歲起就跟從父親兄長研習書法,臨摹清朝書法家何紹基,打下穩健基礎。退休後,他天天勤練書法,不斷求變,其書畫作品也受藏家歡迎。對此他說:「我不是書法家,人家要我的字只是因為我是文人。」在書法上,他自言沒有特別的追求,只是「想完成自己的風格」,「我不會要求跟哪一個古人,盡量跟自己的感覺,隨心一點。」

至於古董洋書的收藏,是從英國工作時開始,當時他要兼顧讀書開支,生活緊絀,經常泡書店,都只看不買,錯過好多精品,倒也增長了鑑別力。董橋曾引老輩人的說法,指讀書有四境界,現買要讀、再買想讀,把藏書都讀遍後,專買裝幀漂亮的書。他可說是達到第四境界,藏了大量裝訂精美的洋書,其工藝技術在今天幾近失傳。每一本的精裝洋書都幾乎是孤本,要找也不容易,他曾為一本七十年代看過的書追尋數十年,終於在朋友幫助下於美國購得。「通常那些裝訂是只出一本的,除非也有另外一個人說要做一模一樣的。」

撰文:卡夫卡

[email protected]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