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7年4月20日

林行止 林行止專欄

政局亂政客胡謅 投資難又說黃金

一、

美國政府有千般不是、美國經濟則千瘡百孔,這可說是實證(Positive)層面的結論,如果從規範(Normative)視角考慮,不同價值觀的人肯定會得出互異的結論,那正是何以特朗普上台後美國內政外交亂成一團而美元滙價和美國股市仍然甚為硬朗的原因。

迄三月底(最新資料),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總市值、在摩根環球股市指數(MSCI ACWI)的比重高達百分之五十三點九六(總市值在三十萬億美元水平),這是「有史以來新高」。這種現象有點不尋常,因為以貨幣購買力平價(PPP)計,美國的國民毛產值(GDP)僅佔全球GDP總值的百分之十六,股值與經濟不相稱,美股「偏高」,彰彰明甚。

美元的處勢又如何?美林證券三月下旬公布的數據,顯示美元是「這個星球上交投最頻密的紙幣」,那等於說當前最重要(最多人持有和最常見的交易媒介)的貨幣是美元。所謂「高處不勝寒」,多數人持有的股票和貨幣,雖然順風順水時升完可以再升,卻是最「危險」的投資媒介,因為有什麼不利消息便會引起拋風,由於「人人持有」,猛烈拋風形成的消極後果,不堪設想。

強美元為二○一○年左右(一說二○○八一說二○一一年)呈現的「通縮」催生,如今已進入了「保(經濟)增長刺激通脹」的時代,加以佔美元指數(DXY)百分之五十七權數的歐羅,因區內經濟增長勝預期,已從特朗普當選兌美元大挫後收復大部分(約百分之八十五)失地;可是,二十三日法國大選,極左和極右的政客「各擅勝場」,各有擁躉,令歐羅滙價衝擊;還有本來因為已啟動脫歐程序令走勢偏弱的英鎊,卻因文翠珊首相突然宣布提前(於「脫歐」談判前)於六月八日大選而急升,歐羅短期滙價相應下降。

二十三日的法國大選選情激烈,不論極左或極右派當選,法國政局固然大變,歐羅亦會大受衝擊,其走勢愈加難測。在這種情勢下,也許有更多投資組合會減歐羅和美元增英鎊,那意味歐羅和美元看跌英鎊(和日圓)看升。但正如數天前筆者在這裏指出,世局動盪加劇似難避免,長線為上的組合投資,不大可能不增持美元資產。果如是,美元便跌不下去。不過,這是「政治市」,政局變幻莫測,有錢人「其頭甚大」!

二、

以當前的情勢,特朗普總統表面風光,其內政外交則處處受掣肘,內外交困已極明顯。美經濟難有大突破,也許只是對新政府管理能力信心不足者的看法,認為稍後特朗普坐穩時,其刺激經濟計劃會逐一推展,令市場受惠的人,似乎更多,這不僅反映在股市升多跌少上,消費者信心創新高,更足以看出一般美國人對經濟前景,又充滿信心。據美國「全國零售商聯會」公布的調查(nrf.com),剛成過去的「復活節」,美國人的平均消費為一百五十二元(美元.下同),總開支達一百八十四億,比去年增百分之六。順便一提,「零售商聯會」的調查非常全面、具體,消費項目分得甚細,比如食物五十八億、服飾三十三億、禮物二十九億、糖果二十六億……。由於調查的準確性甚高,因而極受重視。值得注意的是,這項調查還顯示只有大約百分之二十五的消費者會「網購」,不若一般人想像的高,不過,這已預示「商場經濟」的式微——商場的營業額跌百分之五、六(如剛公布業績的大連鎖店Target),看似不很顯見,卻已吃掉了公司大部分甚至全部邊際利潤,公司只有微利或無利可圖,在「網購」生意逐月增長之下,很多商場只有關門大吉——馬雲的有關預測再一次獲得肯定!

不過,大家不可或忘的是,特朗普總統確有壓低美元滙價以刺激出口的盤算,四月十二日他接受《華爾街日報》訪問時,指出︰「我以為美元太強了,這最終會損害(美國)經濟。」(在此次訪問特朗普說中國不是貨幣滙價操縱國)一來由於持有「太多」美元,一來凜於特朗普為促進美貨出口以削減外貿赤字而對抑制美滙升勢的執着,現在也許是調整投資組合的美元比重的最適時機。這種說法與前段的結論相左,正好說明當前外滙走勢不易預測!?

不過,話雖如此,周日法國大選,不管誰人勝出,均無法令人對歐羅滙價前景樂觀,而英鎊急升後回吐壓力有多大?在在令外滙炒家拿不定主意,滙市波動日劇,可以預期。值得留意的還有,中東、亞洲以至歐洲均有「地緣政治動盪」,資本和期貨市場因此亦波動不居。中東地區的局勢(特別對西方國家非常不友善的伊朗前總統艾哈邁迪內賈德可能「回朝」)令油價可看高一線,可是,看美國鑽油台不斷增加(截至四月十三日的統計,從一千二百三十三台增至一千二百四十五台),意味油產上升,油價也許升不起來……。無論如何,滙市和期市都不易捉摸,但長線投資者要從通縮轉至通脹的投資環境中,重整「投資組合」。

三、

當前世界烽煙四起,加上激進回教組織的「恐怖活動」變本加厲(筆者預期另一「問題地區」是印度,何以故?稍後另文說之),「徬徨無計」的「有銀士」的投資組合中,加重黃金比重,似為穩健之道。不過,黃金的「價值」,在時局紛亂中有價,但一旦爆發核戰或世界性瘟疫或大饑荒,黃金便可能值不了什麼錢(其「購買力」必然大貶)。《後漢書.卷一.光武帝紀》有這段記載︰「初王莽末,天下旱蝗,黃金一斤,易粟一斛。」雖然今人對王莽末年黃金「含金量」存疑(肯定不是九九九金),但一斤金換一斗粟,足以反映出天災期間不可穿不能吃的黃金不值錢的一面。

說來奇怪,黃金在經濟興旺時——在古代是農作物豐收年——十分「值錢」(當年當然沒有通脹的概念),以豐收令地主財富增加,然而,農作物在古代不能久存,因此不是理想儲存財富的媒介,財主遂把累積財富的矛頭直指其質不變、有光澤及藏量無多且提煉不易因而十分罕有的黃金!

國人對黃金的偏好,可說達瘋狂境界,而且是自古已然。《列子.說符.第八》有這則故事︰「昔齊人有欲金者,清旦衣冠而之市,適鬻金者之所,因攫其金而去。吏捕得之,問曰,人皆在焉,子攫人之金何?對曰,對金之時,不見人,徒見金。」這則故事(一九八八年八月二十日本欄曾引此「故事」)不但證明戰國時代已有金舖(鬻金者之所),且在店主店伴「圍觀」下這個齊人仍「攫其金」,其膽大如此,皆因黃金熏心,遂「對金之時,不見人」,道出黃金在百姓心目中的「崇高」經濟地位早已確定!古人「拜金」,還見於《戰國策.秦策一》記合縱連橫建大功的蘇秦衣錦還鄉,其嫂對之巴結奉承,他問嫂嫂何以前倨後恭(「嫂何前倨而後卑也?」),嫂子說「聽季子位尊而多金……。」黃金之作為身份地位之象徵,於此又得一明證。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