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7年4月10日

曾德成 海闊天空

財經理念

公共財政累積盈餘,為政者就難免面對多加開支的壓力。平民百姓有錢,想怎麼花就怎麼花;政府開支則要基於一定的理念。如果是用以扶貧濟困,須做得公平、公正;如果是為推動經濟發展,要證明能夠奏效。當過官的會體會到:花錢難。

香港成立為特別行政區之初,首屆政府對未來滿懷憧憬,設立高層的委員會,徵詢專家、學者、以至國際理論權威、著名企業家的意見,探討政府在社會經濟事務中可扮演的角色。

結論是,政府無論在基礎設施,以至制度、人才建設方面都大有可為。當年很快成立了由田長霖教授擔任主席的香港創新科技委員。可惜田教授不久便患病,數年後辭世,創新科技的發展進度未如預期。

科技與創新是推動經濟發展的動力,對此人們不會置疑;但政府可以扮演什麼角色則不無爭議。香港有教授曾經力言官方推動創科經濟只會徒勞,舉出環球多處地方想複製美國矽谷都不成功,當年股市「科網泡沫」爆破更似提供佐證。不過,隨後這十多年,互聯網經濟迅速興起,包括在中國大陸,實體經濟與虛擬經濟日益融合。

自由市場對比產業政策

去年10月,尚在任的美國總統奧巴馬在《經濟學人》發表文章論述經濟前路,稱繼任人未來要應對的挑戰,首先是提升生產率。文中談到,這些年來在互聯網、移動寬頻、人工智能、機器人、先進材料、能源和醫藥等方面,都見到科技發展突飛猛進,但這些創新並未對生產率帶來實質性的提升。他主張排解黨爭,用公帑投資於基建、教育,以及基礎研究與開發,另外是促進外貿,因為據其經濟顧問委員會報告,美國的外貿企業僱員們所得薪酬,平均比非外貿企業高出百分之十八。

恰巧於這篇文章發表後一個月,北京大學舉辦了一個很受矚目的論壇,由經濟學界兩位名家林毅夫與張維迎同台辯論。兩人分別是「政策派」與「市場派」的代表人物,爭論題目是產業政策的存廢。

林毅夫舉出實例,說明發展中國家要追趕發達國家,以及發達國家要保持領先,均需要產業政策。產業政策固然有失敗的時候,但正如不能因為有市場失靈就說不要市場,也不能因為有政府失靈就說不要政府,應同時強調充分競爭的「有效市場」和因勢利導的「有為政府」。

張維迎則指出,產業政策只會導致企業家和官員的尋租行為,由於激勵機制的扭曲,產業政策失敗的例子比比皆是;成功的創新既不可預見,凡是政府能夠看得到的,自由市場上的企業家早看清楚了。

產業政策包括如採取稅收優惠、土地減租、研發補助、特許經營等,又諸如關稅壁壘和貿易保護,都屬於產業政策範疇。近期由於英國脫歐、美國特朗普當選總統等現象,標誌一種逆全球化思潮興起,自由市場與產業政策的對比爭議復受關注。

香港連續多年被評為「最自由經濟體」,卻早有內地專家勸說這不值得沾沾自喜;一是因為這類評比機構林林總總,各有考慮;二是當中往往涉及不同的取捨。自由第一,或犧牲了其他價值,如平等與公義。內地專家固然會習慣於另一種價值判斷;問題在於,「最自由」的評價有沒有給我們帶來實際好處?國際資金來港設總部的數目持續增多了麼?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