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7年3月25日

何華真 中環醫企

上市如交響樂

新中國怎樣由一個共產國家,萌芽發展到今天可以自稱地球第二大經濟體,其中一個起步點說法,是北京西單商場的「爭氣樓」。話說1972年,美國時任總統尼克遜訪華,其隨行人員用攝影機拍下商場營業大廳,其殘破深深刺痛了西單員工的心,於是由1972年8月至1978年9月,發憤苦幹,千多名員工把商場重新設計後施工,總計達69萬(勞動)人口,3層的西單商場終於天工開物,經營憑票(糧票米票的票)可向櫃枱購買鐵皮水壺與二鍋頭的業務。

那麼中國的西樂又怎樣萌芽?1966年文革「亡琴論」再一次爆發,北京和上海市的鋼琴都被砸或沒收,年少的音樂家殷承宗(1941-)不服氣,認為鋼琴仍可為這時代「服務」。那時候北京仍有不少毛澤東思想宣傳隊在街上唱歌跳舞,殷竟然抬鋼琴出來,把「舞台」放在天安門金水橋邊演奏,為即將在1967年5月23日舉行的「紀念延安文藝座談會25周年大會」,既鋪路並鋪樂,並大奏《沙家濱》,跟着把鋼琴與京曲炒雜錦,譜了一首《前進!毛主席的紅衞兵》,再來個鋼琴伴唱的《紅燈記》。不過,最震撼全球人心的當然不是上列改品/作品,而是《黃河鋼琴協奏曲》,算能登國際大雅之堂的名品。

掌握多種工具運用

為什麼筆者要引這兩段共產黨中國史出來?中國雖然沒承認改奉資本主義,而實情中式新經濟,無論國企民企,第一步應有如西單商場,走出來面對市場(經濟);第二步就是如殷承宗,大膽地拿着中國素材,用西式instrument(投資工具或樂器,皆可譯為instrument),先譜後奏出一闋和諧的交響樂。在此,交響樂不是譯作西式嚴謹的Symphony Orchestra,而是說交疊和諧的合奏音樂。

算來只有30多年歷史的中國商業(敝司的說法是1985年始,1985年亦是筆者第一次在深圳紅嶺賓館演說,題目是「市場學在中國的運用」),由1985年到今天,中國已出產了大堆企業家,堪稱及格的只應算上在香港創業板或深圳中小板上市的一群,勉強就算這堆企業家已突破了西單「爭氣樓」時代前的屏障;至於只能上內地三四板的企業主,很多時仍是一堆自稱新經濟但未懂賣產品的企業家。要再上一層樓,則要看企業家是否能掌握多種instrument(商業工具)的運用,例如會計一科仍是很多民企老闆的死門;對國企來說,會計又容易變成一種守成自保有餘、進取發展不足的工具,不時被預算限死,進退不得,變成「發圍」的緊箍咒,就算你是孫悟空也徒呼負負。

至於再深奧的到什麼法證Forensic會計,更上一層的路演融資,絕大部分的香港主板企業主(多數是內地人)都是亂噏兼未窺堂奧,若他們膽敢不自量地談到私募風投推出FOF(Fund Of Fund)、FOHF(Fund of Hedge Fund),簡直有如中學生演繹愛因斯坦相對論。

中國素材奏通西樂

回首前塵,殷承宗不諱言承認當年的「天安門」作品,都是應運而「譜」,因陋就簡的急就章。今天的資本操作,有如一場另類的交響樂,成功演出要靠作曲家,理解每種樂器(工具)的運用,譜出樂章,再由指揮先令各部分如弦樂/管樂部分(可以擬成金融律師部/審計師部/財務顧問部)作小合奏,各部熟習後, 再進行大合奏;而指揮就要控制其齊整、和諧、藝術感。當年阿里上市,馬雲爭取「樂團」指揮一位,但由於樂器(工具)不熟悉,對外國樂師(不同專業人士)不理解,對外國觀眾(投資者)更談不上理解胃口,開始時障礙重重,最後筆者估計他陣前易指揮,由蔡崇信頂上,蔡在美國行走過(當過律師),最後方能在紐交所奏出交響樂(上市)。大家不妨在再思IPO時, 以交響樂多作比方,才能去驕縱、成大業。

作者為MASTERMIND大承諮詢有限公司CEO、教授

[email protected]

WeChat ID: davidkho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