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7年3月21日

阮紀宏 宏見微言

粵港澳大灣區從何說起

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研究制訂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發展規劃。正如中央政府提出任何大工程、大計劃之後,總會有人紛紛表示認同,並且還幫忙推銷。

目前還不知道這個中央牽頭的發展規劃將多大成效,但首先要問,為什麼是在涉及香港的章節中提出這個宏大的計劃。

長三角不用中央操心

從區域發展規劃的角度看,過去曾有長江三角洲發展規劃,這個規劃都不怎麼用中央來操心,因為長三角地區確實有合作共贏的需要,而且最關鍵的核心城市毫無爭議,那就是上海;所以上海要發展洋山港,浙江毫無異議地讓出屬於她們的地界,只是想從利益分成方面多佔一些;而一切交通設施都以上海為出發點,輻射到江浙不同的中心城市。

京津冀(北京天津河北)一體化由胡錦濤提出,但在他任內進展不大;習近平把北京一些非首都功能的機構搬到北京與天津和河北接壤的通州,甚至是河北地界保定,這個規劃才能重新定義。這跟習近平的鐵腕手段有關,但京津冀在過去的發展當中,同質性不大,互補性反而可以促進合作,但要河北拆掉大量鋼鐵廠,確實需要實力強大的中央才能做到。

粵港澳大灣區的提出,起點也是很高的。李克強總理說這是要提升港澳在國家經濟發展和對外開放中的地位與功能,提高到國家地位的層面的。

然而,粵港澳大灣區還是沒有達到國家戰略的層面,而且目的是要推進內地與港澳深化合作,以及發揮港澳獨特的優勢。

這就能夠解釋為什麼被說得那麼重要的決策,是要放在涉及港澳的段落,而不是國家發展計劃的部分,甚至不是區域合作的章節。意思再明確不過,就是用這個名目要香港「把根留住」,並且融合到廣東去。

其實,這種嘗試過去也曾有過,泛珠三角區域合作,除了每年9個省和港澳的頭頭碰碰面,泛泛而談合作但多年來沒有具體成果;近年又有廣東的3個自貿區,這些自貿區都表示要跟港澳合作,前海要吸引香港的金融業進駐,珠海的橫琴要吸引澳門搞中醫藥港,這跟一直以來要吸引香港資金與技術沒有什麼不同,唯一的改變只是名字而已。

這次提到的大灣區,眾多報道中說大灣區內各種經濟資料,都是把9個城市和港澳加在一起而已,這些數據之間沒有必然的聯繫,不能體現出一個整體或者多個城市群朝着一個共同的方向有各自的分工。

連商務部的記者會也沒有提出什麼宏圖大略。副部長王受文表示,商務部支持大灣區建設的其中一個措施是,去年中葡論壇第五屆部長會議在澳門成功舉行,在這個論壇上,中國與相關的葡語國家簽署一系列協議,既推動中國與葡語國家之間的經貿合作,同時也注重充分發揮澳門的作用,這會對澳門發展起到非常大的作用,體現中央政府對澳門發展的關心。

大灣區真正作用

真的是這樣嗎?中國跟非洲國家有很多石油和礦產貿易,以後不用去到治安不穩定的非洲,也不用借道葡萄牙,而是到澳門,這對雙方都十分便捷;只是借個地方商談貿易,僅此而已,有沒有大灣區規劃也毫無影響。

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這麼一個概念,而且是在港澳章節中提出,真正的意義是要促使香港認真想想,如何跟周邊地區合作、跟內地進一步融合,不能故步自封,不要借香港的特殊地位幫內地走資。

過去在殖民地時代,港英官員辦公室的地圖,深圳河以北是空白的,回歸後在陳方安生任政務司司長期間,粵港合作的具體成果就是羅湖橋拓寬1米。後來的特首確實也希望跟內地融合,但香港想做的廣東未必需要,中央給香港的人民幣交易優惠,也會隨着外國的作用愈來愈大,香港在人民幣國際化的角色會愈來愈小。

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這個慨念,發改委會寫具體的發展規劃,有了中央牽頭,過去不能主動合作的因素會減少,但實際上如何共同大發展,還是一個大難題。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