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7年3月15日

鄭赤琰

金正男案各種外交效應

金正男在馬來西亞國際機場遇害,事件牽連甚廣,因它不是一宗普通的謀殺案。

一、受害人的背景殊不簡單,他正是北韓前領導人金正日的兒子。傳聞他的政見與同父異母的弟弟、即現任領袖金正恩的相左,為了自身與家人安全,他一直逃亡在外;如果平壤發生政變,即有可能成為威脅金正恩的一張牌。不管金正男有無政治野心,一旦遇害,即時引起國際關注,不言而喻。

二、案發地點不在北韓,而是國外的馬來西亞機場;一個屬於政治敏感的人物,在大馬遭人暗殺,當事國為了自己、也要向國際負責,必須全力證明自己對安全問題的重視——到底金正男為何被殺?如何殺?有無全力查案與追緝真兇?在追查案情的過程中,無可避免都會引起國際的關注。

三、查案過程中,發現殺人「兇器」竟是含有劇毒的化學武器VX,毒從何來?兇手是誰?這不單是馬來西亞自己不安,非要追查到底不可,國際也非常不安,因為這樣的作案方法,一旦被恐怖主義者跟隨,國際將添加一重危險了。

四、事件發生才不過兩天,北韓方面已然有所反應,先是聲明死者並非金正男,還要求參與驗屍;事後機場閉路電視攝下的兩名女兇徒現身,而且先後由大馬警方扣捕協助偵案,北韓駐馬大使姜哲選擇向記者聲明:兇案與北韓無關,反指是馬來西亞與南韓合謀而嫁禍北韓的。

大馬反擊北韓指控

此言一出,大馬政府立即回應,總理納吉布說馬國一向政治獨立,不當外國的政治工具,而且一向對平壤政府友善,姜的指控對馬國是污辱,要其收回指控。

姜沒作回應,案件繼續偵查。大馬政府在閉路電視影片中,除了發現兩名女兇徒之外,還查出主兇合共6人,4人已逃回北韓,另一人是北韓大使館兩名參贊;大馬警方向北韓要人不果,接下來是發出外交驅逐令,把駐馬大使姜哲列為「不受歡迎人物」,必須48小時內離境;接着平壤也聲明大馬駐北韓大使要在48小時離境,還扣留大馬在北韓的公民,全都不得離境;大馬也還以顏色,不准留在大馬的北韓公民離境。事情發展到這一地步,雙方關係已呈緊張,很有可能會發展到下一步:斷交。

這一下國際也難以不關注了。

五、案件還添上戲劇性發展,先是大馬警方雖已掌握充分證據,證明死者是金正男, 但為要杜絕懷疑,曾要求死者家屬前來提供DNA,以確認真身無誤;可是死者家屬卻遲遲不現身,有傳說怕會犯險,不敢來馬。

此外,也又有傳指停屍房荷槍蒙面的軍警守衞,向死者兒子提供保護,讓他混身其中已完成認屍與提供DNA,令記者無法追蹤,云云。情況是否如此,不得求證,但大馬當局最後已對外公布,已經取得金正男家屬的DNA,證明死者確實金正男無誤。

可是留下來的另一問題是,其家屬能否前來大馬領屍,若最後沒人領,最後如何處理,大馬政府只好以一般沒人認領屍體的法定程序善後。由以上5點國際關注分析,無疑也將引發以下的外交效應。

外交效應一

大馬北韓兩國有可能發展到最後斷交, 這個後果帶出來的外交關係,也可變成更複雜、更多手尾。

事實上,北韓曾有類似事件發生而導致與緬甸斷交。事緣1982年平壤曾派出殺手到緬甸埋置炸彈,炸死到訪的南韓訪問團人員,該團原是陪同總統到緬甸建國之父翁山的墓地獻花圈,但炸彈在總統抵埗前已由兇手引爆,總統殺不到,但他的隨團要員均告犧牲;事後查出兇徒來自北韓,兩國因此斷交長達20年。

雖然大馬政府面臨雙方有可能會斷交, 但對斷交一事仍多考慮,大馬不想因斷交而無必要地捲入國際紛爭。眾所周知,北韓此時此地已在東北亞的關係搞到把「薩德」也在南韓裝上,由此可能觸發朝鮮半島再度大戰;如果因金正男案而與大馬斷交,將會把自己置於「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的處境。

由於美日韓3國早已想盡辦法要除掉北韓,如今VX化學武器殺人案當會為美日韓發動攻朝的另一個藉口;一旦平壤政權隕落,朝鮮半島的國際戰略格局當立刻改觀;中國一直表示要堅持和平解決朝鮮半島分割的問題,反對美日韓用武。

為了不想受利用和誤解,加上大馬一向持外交中立、和平談判國際糾紛,此刻眼見自己捲入北韓的問題,更是加倍警惕,即時在斷交問題上煞車,向平壤提出外交談判解決問題,大馬總理深深感受到長期以來大馬在越南戰爭上堅持中立不介入,而平安不受印支戰火波及,在南海問題上雖是主權聲索國之一,但卻能一直維持雙邊談判的立場而防止外力介入,把問題複雜化,也因此在南海問題上低調、友善去處理,而贏得其他聲索國的和平關係。

當美國全力以制裁辦法懲罰緬甸政府時,大馬政府也力主由東盟內部採取對話,協助緬甸解決國際制裁的問題,今天美國與緬甸不是和好了嗎?有過這些外交經驗,總理納吉布當機立斷,尋找外交途徑解決問題,除了直接向平壤表示以外交談判解決問題外,大馬政府還希望對平壤有影響力的中國與俄國出面調停,而平壤方面也似乎感到跟與自己友善的國家無端鬧翻,是得不償失,所以也表示願意談判。

結果雙方也在斷交懸崖上勒馬。以納吉布的國際經驗跟平壤打交道,相信問題和平落幕的機會很高。

外交效應二

金正男一案發生在大馬身上,不但大馬不願捲入朝鮮半島這個高危局勢,大馬的東盟夥伴也深有同感,因此東盟內部的輿論也表示要和平解決問題;也有建議說由東盟出面,促成和平解決問題。

由此可見,金正男案把大馬捲入北韓的糾紛,也因而促成大馬展現外交手腕,展示如何與平壤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外交技巧;同時也為東盟提供一個外交機會,營造朝鮮半島的和平氣氛,只要平壤能和大馬化解危機,也可借此契機通過大馬與東盟向世界展示朝鮮半島的危機不會沒有解套辦法,平壤也非難纏的對手。

除了馬來西亞與東盟可伺機以外交手法紓解雙方危機問題外,對中國來說也是一個難得的外交機會,既然朝鮮半島的宿敵已僵化到無可談判解決的境地,今天中國如能夠借大馬和東盟與平壤無恩怨的角色,出面當大馬與北韓之間的「魯仲連」。

鄭赤琰  中文大學前政治系主任、華人學術網絡成員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