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7年3月10日

黃岳永 科網人語

德國學徒制為何可行

德國及芬蘭教育之旅中,我如願看到芬蘭教育不少值得學習的地方,他們的教育理念與我個人的看法非常吻合。然而對於德國,老實說在拜訪學校前,我對該國的教育制度其實有點不以為然。不是因為不了解,而是因為做了點資料搜集,才會不太欣賞。我最不同意的是他們的學生分流政策。原來德國學生在四五年級便會被「分流」,由老師、家長決定他們走「職業」或「學術」的路,後者能夠升上大學,前者則會到職場當學徒。

德國學生在10歲便要決定前途,聽起來不可思議!芬蘭學制講求公平、有教無類,學生基本上也在最後才會考公開試,有十多年時間決定要考入什麼大學。但德國不同,很早便會為學生「分流」,在我看來這和香港、新加坡等地非常類似,都是頗為精英制,學校把學生分為不同等級,並沒給予學生公平發展的機會。因此相比早早便「職業導向」的德國,我還是比較相信芬蘭的一套。

職業無分貴賤

不過,親身到當地拜訪後,我卻有另一種體會。他們的制度應該可行,主要是因為德國社會的思維和香港大大不同,最重要是學生自己根本不覺得做工匠比做投資銀行差!

譬如我去參觀職業學校,學生告訴我,他們不覺得自己將來的出路比較次等,更不會覺得教育制度欠了他們上大學的機會。德國社會和學生的想法一樣,他們不為職業分階級,所以民眾願意嘗試不同的職業。社會需要木匠、廚師、工廠工人,他們沒有大學學位,一樣也是社會棟樑。此外,社會制度亦與教學制度互相配合,人工高的要多付稅項,人民亦有福利支援,結果不論做哪一行,生活質素也不會相差太遠。

這種平等不在於有教無類,而是在於整個社會共存的方法。師長一早分流學生,並不是要把他們分高低,只是幫他們分為不同的發展方向,各自的發展空間都是平等的。這一點不止體現在教育制度,在稅收、福利制度上也能看到,不同制度環環相扣,互相配合。

教育,原來不只關於每一個人,亦關乎整個社會發展。香港人的國家觀念相對薄弱,但德國的國家觀念很重,所以他們的教育制度中能看到對國人、國家的期望。社會要向平等的方向前進,國人要有平等的待遇,那麼德國就在小學階段教學生職業無分貴賤。學校是社會的縮影,社會發展的確要從教育做起!

黃岳永_香港資訊科技商會會長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