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2017年2月25日

凌劍豪 EJ GLOBAL plus 信觀點

台梵若斷交恐生雪球效應

自去年聖誕節起,外交界一直傳出中國及梵蒂岡在正式建交的談判步入尾聲,上月教宗方濟各接受訪問時更表示,假如中國提出邀請,他將願意赴約訪問中國。教宗的說法令本地及國際媒體憧憬,討論經年的中梵建交有望成事,教廷承認的教會將「重見天日」,合法從事宗教及牧靈事務。兩星期前,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湯漢樞機撰文,直言雙方已就爭議之一:中國國內主教任命達成協議。

然而,天主教會並非首次與共產主義政權打交道,主教任命問題也有一定的彈性︰不論是1801年的「拿破崙模式」,還是現時的「越南模式」,均展示教廷在主教任命不是鐵板一塊。因此,中梵關係的問題不是單純的宗教問題,亦正如湯樞機分享中梵談判的內容時指出,對教廷而言宗教及牧靈問題是談判的重點,但對北京而言政治問題才是重要,當中自然涉及中國教區主教的忠誠問題,以及中梵建交後的台梵關係的變局。

事實上,對台灣涉外關係而言,梵蒂岡是一塊不能失去的拼圖。教廷不單是台灣在歐洲最後的邦交國,更是背後的政治界外效應。梵蒂岡在外交史上並沒有與其他國家建交後斷交的紀錄,自1942年與中華民國建交後,梵蒂岡也隨中華民國政府遷台,於1951年將使館遷到台北。一旦中梵建交沿用北京恒久以來的外交方程式,即要承認「一個中國」原則並與台灣斷交,台灣將失去這個最大的「軟實力夥伴」,特別是台灣另一個外交戰場中南美洲因歐洲殖民的關係,多信奉天主教,台灣外交空間勢必出現骨牌效應。此外,當教會也接受北京作為「中國」的唯一代表,對西方社會宗教保守主義者而言,是確認北京政權的正統性,這將影響台灣日後在國際社會在兩岸問題爭取支持的力量。

台教會角色不易處理

上述的視角自然是以現實政治及外交常規為主導,是否梵蒂岡的立場仍是未知之數。畢竟正如台大歷史系教授古偉灜接受台灣媒體訪問時表示,即使中梵關係在近年有不少正面發展,但梵蒂岡合唱團到台灣演出,出借聖器到台展示等,均在中梵關係改善的背景下舉行,足見台梵關係並沒有實質的倒退。另一方面,對教廷而言最現實的問題自然是台灣教眾的牧靈事務,斷不能因中梵建交而放棄台灣教會及其20萬教眾。因此,不少台灣研究梵蒂岡涉外關係的學者均預期,包括台灣教眾及中國大陸現時地下教會教眾處理問題,或有足夠的內部壓力,令中梵建交談判不會完全地一面倒傾向中國,自然某程度上保障了台灣的外交利益。

此外,北京是否願意因為現時政治理由要求台梵斷交,變相將台灣直接推向外交死地也是一個疑問︰在去年民進黨蔡英文贏得總統大選後,有傳梵蒂岡會與台灣斷交,最終也沒有成事,當中的政治考慮不言而喻。因此,不論是北京還是梵蒂岡本身,「台梵斷交」只是一個偽議題,關鍵的是中梵雙方如何處理台灣教會在中梵關係的角色。

專研中梵關係的梁潔芬修女接受本地媒體訪問時不諱言,近年台梵關係升溫的其中一個解讀,既是為台梵關係改變做好準備,也是強化橋樑教會的角色。要內地地下教會「地面化」,台灣教會的獨立性便要得到保障,好讓地下教會有能力及信心「過渡」到台海彼岸(與台教眾一併看待),其中可行的出路或參考香港模式,由羅馬教廷直接牧養,而非歸入未來的中華教區領導層管轄。當然,屆時當陸港澳台這四個大中華地區均與教廷關係「正常化」時,會否有任何新的教廷內部行政改革,這卻超過筆者理解的範圍了。

 

放大圖片 / 顯示原圖

訂戶登入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